苏越笙忘

萌cp啥的开心就好,不要想太多有的没的哈哈哈!

【柚天】哈,哈啾!


*看标题就知道不是啥正经玩意儿。

*和祁寒太太聊天的时候因为自己感冒而有感而发的一个脑洞,之后就写出来了,顺便一说我爱祁寒太太!!这里不要脸的 @迹部景吾他大爷祁寒 一下嘿嘿嘿。

*请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吃方便面没有调味包。╮( •́ω•̀ )╭

*私设两人已交往,羽生中文十级设定。

*有黏糊糊的柚子出没注意,提前预警。

*短小一发完。

准备好了?那么,走你!

羽生结弦讨厌生病。

不过也没见几个人喜欢过生病的。所以在羽生操着一口鼻音说出这句话之后,金博洋非常不捧场的翻了一个白眼。

“天天……你就不能留在家里陪我吗?”羽生在金博洋站在床前试自己额头的体温时候眼疾手快的拽住了恋人的袖子,看着眼前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金博洋,可怜巴巴的说到。

啊,有点可爱啊。金博洋看着自家生病之后气场骤降的大魔王,心里默默的想到。但是却还是硬下了心,残忍的把羽生的爪子从自己的袖子上面扒了下来。放到被子里面盖好了以后,才对已经被自己裹成了一个团子的羽生说到。

“不可以。”

“呜……为什么……”羽生表示自己很不开心。

要是自己没有生病就好了!让天天一个人出门,要是有人觊觎自家的小可爱怎么办!

“为什么我会生病!”羽生表示自己非常不服。

听到这句话的金博洋简直就要把自己的白眼翻到天上去了:“谁叫你皮,在这么冷的天气还穿的那么少出门,回来也不换一身衣服就玩游戏,这样还不感冒就怪了,你咋不上天!”

对此羽生大佬表示,这不是特殊时期不能这么干么,要行他早就上了。

“不跟你扯了,再扯比赛就赶不上了,自己在家里好好消息,在瞎闹就给我睡书房一个月去!”金博洋看了一眼手上的表,急匆匆的走向了大门,一边换鞋一边对躺在床上的羽生说到。

“天天,等等……”

“咔哒。”回应他的是大门关上的声音。

看着因恋人离开而突然变得寂静的房子,羽生不知道因为是冷还是别的什么,突然打了一个寒战。默默的抱紧了怀里的噗桑,在心里充满怨念的想到:“啊,果然还是最讨厌生病了。”

说完后,“哈啾!”打了一个结实的喷嚏。

但是这是为什么呢?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一句非常富有哲理性的话:“没有爱,哪来的恨!”
(鲁迅: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有说过这句话!)

其实,在羽生小的时候,这个孩子是很喜欢生病的。

谁会不喜欢不上课啊!年幼的孩子缩在家中的被窝里,开心的想到。

但是在发现自己患有哮喘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之前生病在家的时候还能趁着父母不注意偷偷溜下床。但在发现自己有了哮喘之后,就确确实实的没有了自由的空间。在父母的严加看管下,小羽生只能乖乖的躺在被窝里,苦卿卿的等待着痊愈的那天。

特别是在羽生喜欢上了花滑以后,对生病的排斥简直是到达了一个顶峰。

事实上,羽生最讨厌的还是自己一个人待在空寂的空间里。父母因为有事,在急匆匆的看过自己之后就离开了家。自己却不能在父母离开以后再像从前那样偷偷的溜下床,在房间里面尽情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

大大的房子里面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就好像自己被所有人遗弃了一样。

羽生在床上打了一个滚,顺势滚到了平时恋人睡着的那一侧。把头埋在枕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鼻子塞住了,啥也闻不到。

羽生感觉自己瞬间更沮丧了。

怎么办,他好像开始想天天了。

可是天天才走没有20分钟诶,牛哥。

晚上,累了一天的金博洋终于回到了家。

“羽生我回来啦,身体好受一点了吗…………?!”

金博洋震惊的看着自家的被子仿佛成了精一般朝自己飞扑了过来,累了一天脑子有点不太灵光的金博洋顿时慌了手脚,往后一退就准备往外头跑。

被子好像知道了金博洋要干什么了一样,在金博洋逃走之前,抢先一步盖住了他。

“救命呀!这里有妖怪!”

“天天……”

嗯,怎么那么像牛哥的声音?

金博洋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在心里默默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刮子“好好的怎么自己突然就傻了呢!”之后无奈的看着面前的被子,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里面露出了羽生的大脑袋。

“羽生你干嘛吓人……喂你干啥?”金博洋吃痛的往后一缩,想要挣脱羽生的拥抱。可是也不知道一个生病的人是怎么使出怎么大力气的,金博洋被羽生牢牢的困在了怀抱里,只能被动的感受着羽生在自己的脖子上啃啃咬咬的,仿佛在泄恨似的。一股股热气从羽生的身上扑面而来,金博洋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整张脸都红透了。

渐渐的,羽生的动作变得温柔了起来,牙齿不再祸害金博洋的脖子了,开始伸出舌头在金博洋的颈部舔舐,每一寸都没有放过。羽生迷迷糊糊间终于看到了自家恋人完全红透了的颈部之后,满意的啧了啧嘴。

妈呀,这还不如咬我呢。金博洋无力的靠在大门上,感受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把头埋到了自己的胸前,撒娇似的蹭来蹭去。

“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啊。”羽生搂着小孩劲瘦的腰,感觉自己内心里一天的烦躁和不安都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鼻间瞬间充斥满了恋人身上的馨香。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满足的了,羽生整个人都扑到了金博洋的怀里,愉悦的笑弯了眼。

因羽生扑过来的金博洋因为重心不稳开始后退,一靠就靠到了大门上。看着在自己怀里丝毫没有起来意向的羽生结弦。金博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该起来了,地上凉,我们到床上去再抱抱好不?”金博洋试图动之以情。

“我不!”羽生结弦把头埋在金博洋的怀里不肯出来,拼命摇了摇头。

“那你想怎么样?!”一来二去的金博洋也生气了,自己在外面累了一天回家还不能休息,羽生结弦你就不能盼点好么!

怀里的人突然就沉默了。

金博洋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碰了碰羽生的肩。“羽生?”金博洋摇了摇怀里的人“你怎么了别吓我!”

在金博洋的再三呼唤下,怀里的人终于抬起了头。

“呜……”金博洋一脸震惊的看着眼眶已经湿了的羽生结弦。自打金博洋和羽生以来就从没有见过羽生脆弱的样子,乍一看见还被吓到了。

可是羽生好像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呜……甜甜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了……”羽生打了一个哭嗝。

谁是甜甜啊。金博洋一脸冷漠。

“我讨厌生病……一生病你们都不要我了……お父さんとお母さん①是这样,你,你也是这样……”

金博洋哭笑不得的看着变成了大哭包的羽生。怎么连日语都出来了喂!

“甜甜……呜,你不要,不要我,嗝。不要去找别的男人……”羽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出了这句话。

这话说的……金博洋也不知道应该说啥好了,原本的怒火在看到这样的羽生之后也一扫而空。自家的恋人自家宠,自家的恋人自己哄啊。说着,金博洋抱住了怀里的羽生,抬起了他的头,细细的擦去的怀里人的泪。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的。我怎么会去找别的男人呢?我只有你一个就够了不是吗?”诶呦,可臊死我了。金博洋又红了脸。

“真的?你只要我一个?不会找别的男人?”羽生抽噎着说。

“绝对!我保证!”金博洋就差没有指着自己发誓了。

“女人也不可以哦!”羽生一本正经的看着眼前的金博洋。

你怎么就那么讲究呢!金博洋差点被自己恋人孩子气的话逗笑了。但是怕大哭包再次哭起来,金博洋还是控制住了笑意,对自家恋人说到。

“是是是,我只爱你一个。来,看着我们手上的戒指。”金博洋拉起了羽生的手,戴在羽生无名指上的戒指与金博洋指上的戒指都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这是我们共同许下的誓言,你忘了吗?”好了好了今天说了那么多害臊的话也不缺这一句了,为了哄回羽生,我拼了!金博洋超脱的想。

“噗嗤!”羽生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终于笑了。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起来了吗?羽生大宝贝?”金博洋笑着摸了摸恋人的头。

“我要甜甜亲亲抱抱举高高再起!”羽生撒娇的说出这句话。

我劝你善良啊,牛哥。你让我咋抱得起?

“唔,甜甜抱不起来,那就亲亲好了。”金博洋松了一口气,然后就被羽生一把堵住了嘴。

啥玩意儿?!我还以为只是亲个脸就能完事了!

金博洋感受着羽生的舌在自己的嘴里不断的搅弄着,接吻了那么多次还是不会换气的金博洋无比绝望,只能拼命仰着头,企图以此获取空气,为此还咽下了两人的许多津液。

等到羽生彻底放开金博洋时,金博洋已经快不行了。

“最喜欢甜甜了!”羽生抱着金博洋就往床上走。把人放在床上后又去把被子捡了回来,往两人身上一盖,伸手搂过金博洋就准备睡觉。

“等等,你感冒了!会不会传染给我啊!”金博洋欲哭无泪。

“感冒的话天天就可以留在家里陪我了,这样不好吗?”羽生笑眯眯的对金博洋说。

一!点!也!不!好!

第二天。

“哈,哈啾!”羽生结弦欲哭无泪的躺在床上,身边的金博洋跟个没事人似的,一点感冒的迹象都没有。

“为什么你没有感冒!”羽生愤愤不平,这和剧本里面写的不一样!

“呵,以为天总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吗?太天真了!”金博洋表示身体素质好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

“今天米沙约了我我出去了啊, 在家小心哦,要乖——”

“天天!等等……”

“咔嗒”。大门关上了。

羽生结弦再次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躺在床上,昨天那一皮在地面上躺了很久才起来,感冒自然加重了。面对这个再次变得空寂的世界,羽生再次缩在被窝里,非常生气的想。

哼!果然自己最讨厌生病了!

“哈,哈啾!”顺便又打了一个哈嚏。

标注部分的意思:

①:爸爸妈妈 。

—————————————END.——————————

*最后还是写成了长篇……

*感觉自己写的一点都不好呜呜呜。亲亲部分真的是写的脸红心热差点罢工。

*希望各位看官愉快!

*最后不要脸的求评论,我爱评论!

评论(26)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