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笙忘

萌cp啥的开心就好,不要想太多有的没的哈哈哈!

【柚天】【攻坚组】08那个难道不是小姐姐/小妹妹吗?

额……羞耻度爆表……

应该不会有后续……了?

谢谢皮特帮我弄了那么久!这里再次谢谢你!笔芯!

PETERSBURG:

【柚天】(攻坚组)那个难道不是小姐姐/小妹妹吗?

 @苏越笙忘 PS在下只是代人发文哦,前方蒸煮。。。

【柚天】【攻坚组】那个难道不是小姐姐/小妹妹吗?

*此为柚天攻坚组的五一联文活动。

*因为时间原因不能自己发文啦,所以拜托皮特帮忙,这里谢谢皮特!爱你!

*有女装出没,注意避雷预警!(高亮!高亮!!!)牛哥中文十级设定。

*请勿上升真人,上升真人的祝你原地爆炸。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

*与第一次发的情节不同,做了很多删改。

准备好了?那么,走你!







更衣室的门被打开了。在外面等待的两人一回过头后,双眼同时一亮。

“我的妈……不是我说啊老铁,这一身真的是超级适合你的!”隋文静捏住裙子的一角,内心泪流满面,明明自己才是一个真妹子,为什么穿裙子还没有一个男的好看!

金博洋拽了一下略显紧绷的领口处,那里还带有一个蝴蝶结。随后微微皱了皱眉,问到:“一定要穿着这个吗?不能换一身?”

“不行,为了不惊动对方,我们只能选择让你这样潜伏进去。”韩聪看着金博洋身上的打扮,半是同情半是幸灾乐祸的说。

但在看到小孩一下子就焉了的神情后,终于还是良心发现的说了一句:“而且我觉得你这样……真的是挺好看的。你桶姐都没你好看……呜哇!”韩聪被隋文静抓着手臂狠狠的拧了一圈。末了还在韩聪的脚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天!救我!”看到隋文静好像还要给自己再来上几拳,韩聪立刻向金博洋求救。

“静姐干得好!”金博洋在旁边看着,选择对韩聪见死不救。

“扣扣”,敲了敲门后,金杨推门进来了。

“噗……咳咳咳。”看着金博洋好像要杀人的眼神之后,金杨拼命的抑制住了自己即将溢出的笑声,严肃的对众人说到:“时间到了,走吧。”

“好!”众人一同往门口出走去,只有金博洋一个人因为踩着一双小高跟而走路一晃一晃的。

“姐,你们女孩子都是怎么穿着这种鞋还能够走那么快的啊……”金博洋只好扶着墙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口。

突然之间,金博洋感觉自己的脚下好像被绊了一下,之后整个人都往地面扑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面的众人在回头看见这个场景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都别笑啦!”金博洋感觉自己的一世英名都要毁在这一摔上了。躺在地上,金博洋恨恨的想,要是让自己捉到那个人的话,自己绝对,绝对要剥了他的皮!






J国,D市,市郊的一家小别墅内。

车俊焕走下楼来,看到自己的前辈还在打着游戏,不由得疑惑的问到:“师兄的新任务不是在C国吗?为什么还不出发?”

羽生结弦在听到了车俊焕的问题之后,终于舍得把头从手中的PSP上面移开了一下。

“哦,那个呀。”羽生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后,才对车俊焕说到:“没事,反正我已经找到潜进去的办法了。”

几日后,C国H市,早上,DSB集团董事长的别墅前。

别墅的管家正教导着新来的用人们。“你们都给我好好记住了。”管家弹了弹自己身上的燕尾服,对面前满脸忐忑的众人继续说到:“今晚的宴会非常重要,不容有失!不要给自己惹祸,也不要给我惹祸,明白了吗?你们都是临时招来的,给我注意点!”

在众人都点头过后,管家满意的转过了身。“你们跟着进来吧,我带你们熟悉一下环境。”

一众人随后进入了别墅。

羽生结弦跟着众人走在最后一个,在管家向其他人介绍别墅的结构的时候开始静静的思索。


“你的任务是偷出DSB集团董事长家里的一份资料。近期DSB集团传出内部要有大变动,而相关的资料只会掌握在DSB的董事长手里,而我们的主顾要求我们找出那份资料,并把资料交给他。”奥兹坐在桌后,望向另一头的羽生。

“为什么这次的信息那么少?连资料是否存在都没有确认就让我们去滩浑水?”羽生微微皱眉,向自己的恩师提出了疑问。

“谁知道呢?听说我们的主顾好像对DSB集团的董事长有意见,‘只要不让那个人顺心顺意就好’原话是这样的。”奥兹耸了耸肩,现在的有钱人啊,真是搞不懂他们在想什么。

“我拒绝。”羽生起身准备离开。来自R国的羽生虽然很小就来到了D国,但是行事作风都带有R国人的影子,雇主没有提供足够的信息前提下,羽生从不会接受任务。

“可是这次人家指名道姓要让你去哦。”奥兹戏谑的看向自己的得意门生。

“他还说了,在这个任务里面,你可能会碰上那个你一直想见识一下的那个孩子。”此话一出,奥兹成功的看到羽生离开的背影一顿。

“Boyang Jin?”羽生回头看向了自己的老师。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Boyang Jin,佣兵界的一位传奇。传说他是佣兵组织“CX”的一员,自出现在佣兵界以来,任务几乎从未失手,是现在佣兵界的NO.4。

但是佣兵界的好手不少,任务完成率高的人也比比皆是。

能让他稳居第四宝座的,是他极其诡异的身法,所有见过他的其他佣兵都对此讳莫如深。

羽身为佣兵界现任的NO.1,自然也听过身边的许多人提起过他,但是不管别人如何说起,都不如自己亲眼所见一次来的惊讶。

当时的羽生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一个轻盈的身影从两栋大楼之间飞跃而过,后翻后双手握住楼顶的护栏就向上一跃,动作非常的流畅优美,看不出一丝凝滞。那人的身形非常瘦削,以羽生毒辣的眼光来看,身影的主人绝对是一个身形瘦削的少年。

再配上身后一帮气急败坏的追捕者,这个场景就更加赏心悦目了。

羽生当时正刚刚完成自己在C国的任务,被自己当时同在C国的好朋友戈米沙拉出去露天酒吧喝酒。但是因为羽生酒精过敏的缘故,所以也只是羽生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自己一个人牛饮而已。

但他在事后无比庆幸自己不能喝酒。

当时的他明明从没有见过Boyang Jin,却一瞬间就肯定了他就是那个人。

或许是因为“Boyang Jin”本身听起来就很像一个C国人的名字?

羽生不知道,只记得自己当时还激动的吹了一个口哨,引得周围的男人女人都看了过来,连自己的好友也一脸被吓到的表情。

可惜自己当时没有抓住机会追了上去,没能见到那人的真面目,在回来后,他也没有把这次的偶然相遇告诉过任何人。

“是吗?那我就很期待了,我接受这个任务。”又是C国吗?或许不是巧合呢。

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羽生舔了舔唇。




“啊,不好意思!”羽生回过了神,看着前面的人。一位男仆装扮的人正因为不小心撞到了自己而在慌乱的道歉着。

“没事,大家都是以后都一起工作了,还请你多多关照啊。”轻轻柔柔的声音从面前人的嘴中吐出,成功的让男人羞红了脸。

看着面前的男人,羽生脸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眸中一片平静。虽然自己喜欢男人,但是说实在的,能让自己提起兴趣的还没有出现过。

“那么我就先走了,以后再见。”羽生微微的鞠了一躬,在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离开。

男人还在原地想着刚刚那令人心动的相遇,然后揉了揉肩。

奇怪,现在的女孩子都那么大力气的吗?撞得有点痛……








DSB集团的董事长为了祝贺女儿成年,选择在家中宴请宾客,这就是羽生的机会。

上流社会在自家子女成年之后都会如此,既是向自己的事业伙伴介绍自家孩子,为孩子今后的事业打好人脉基础;也是为了今后的商业联姻做好准备。

羽生趁此难得的机会以用人的身份混了进去,至于为什么男扮女装,羽生淡定的表示:自己想尝试一下新事物不行吗?

“希望你不会让别人认出来,哈哈哈!”羽生的师兄费尔德南兹拍着自己师弟的肩膀说。

“要是被认出来的话,杀了就好。”羽生拨开了师兄的手。欧洲人的力气很大,拍的他有点痛。

“好吧,那祝你任务顺利。”费尔德南兹看着自己师弟的动作,只好顺势放开了手。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宴会开始。

在董事长向来宾致辞,并介绍了自己的女儿后,就示意让来客自便,自己带着女儿向自己的朋友处走去。来宾也陆陆续续的找到了自己的熟人,带着自己的孩子或是伴侣和其他人交谈起来。

羽生在人群中穿梭着,一边为那些寻求帮助的宾客提供服务,一边还要面带微笑的忍受着一些“绅士”的揩油,同时寻找着脱离的机会。这次董事长邀请的宾客数目还真是惊人,人多眼杂的自己不好下手。














“哎呀!”突然前面传来的一声小小的低呼吸引了羽生的注意。

“你没事吧?小姐?”羽生走了过去,准备把不小心摔倒的这位富家小姐扶起来。

在把人扶起来的时候,羽生貌似是摸到了女孩腰上的痒痒肉,惹得女孩小小的挣扎了一下。

“真的是谢谢你了。”和那些飞扬跋扈的千金不同,这个女孩被扶起之后还向羽生道了谢。

等女孩抬起头后,羽生大大的惊讶了一把。

女孩竟然是极其可爱的长相,皮肤白皙如雪,因为羞涩还带上了微微的粉,而且脸还和羽生喜欢的玩偶噗桑长相相似;打扮也极其可爱,一身粉红的洛丽塔洋装搭配着及膝小靴,头上绑着的发带随着动作还一晃一晃的,在道谢时嘴边还露出了一颗小小的虎牙。

简直把来自十一区的羽生同志平生的所有萌点的戳了个遍。

羽生感觉自己弯掉的性取向有直回来的嫌疑了。自己要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把人搂在怀里狠狠揉搓的欲望了怎么办!

“以后要小心啊,小姐。”羽生把人扶起来后才发现女孩竟然极其高挑,和C国女孩都身高中等不同。

“那我就先告辞了,希望小姐你玩得愉快。”羽生害怕自己在待下去真的会作出什么出格的事,在鞠了一躬后就踩着一双低跟鞋快步离开。








妈的!穿着高跟鞋怎么走路啊!金博洋烦躁的想着,结果自己还是一个不注意脚下绊了一下,整个人往地上扑了下去。

嘶!好痛!这几天的摔了几次了……金博洋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可是这个裙子对他的束缚力真的是太强了,没有其他人的帮助自己真的是站不起来。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金博洋的思绪不禁回到了几天前。

“DBS的董事长委托我们对他的一份重要资料进行保护。”金杨对金博洋等人说到。

“他得到消息,他的老对手要对他公司近期的变动搅一下局。但是他担心那人会对他的家人下手,所以还要求要让一个人跟在他的女儿身边。”

“为什么?把人藏起来就好了啊。”金博洋举手提问。

“他的女儿的十八岁生日就在这几天了,本来早就邀请了很多生意上面的合作伙伴来参加,怎么能说改就改。”金杨看了自家老铁一眼。

所以我就变成了这样……金博洋欲哭无泪。为什么自己以前还会觉得穿女装很好玩?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姐,你没事吧?”一个特别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来人把金博洋从地上扶了起来。在此期间还摸到了金博洋腰上的痒痒肉,金博洋控制不住动了一下。

“谢谢。”金博洋说完之后,抬起了头。

我的妈……董事长家那么有钱的吗?!女仆都那么好看!呜呜呜万恶的资本主义!金博洋的内心咬着小手绢。

来人竟然是一位女用人。虽然穿着一身朴素的女仆装,但是浑身气质粲然,身上还隐隐有着要把身边人都压下去的气势。

咋这个女仆身上有一股仙气……

“以后要小心啊,小姐。”哇啊!说话好温柔!简直就是女神啊!金博洋的心中无声呐喊。

“那我就先告辞了,希望小姐你玩得愉快。”

“额……”金博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位女仆就已经快步走远了。

怎么小姐姐走的那么快……还想认识一下……金博洋看着在帮自己整理一下衣物之后就快步走远了的女用人,沮丧的想着。

诶,还是继续跟在大小姐身边吧。金博洋无奈的想。








羽生在摆脱了所有人之后,偷偷摸入了别墅的内部。

刚刚竟然还有咸猪手……真想都给剁了。羽生从小就因为长得比较清秀的缘故而有了许多麻烦,长大后平时对于这类事变得痛恨无比。

要不是因为任务……啧。一边破解了进入内部需要通过的大门的密码,羽生一边想着。

密码破解后的羽生如鱼得水般的潜进去了内部,凭借着自己高超的行动力,羽生成功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么,这场游戏就该结束了哦。羽生脱掉了那一身行头后,径直把裙子扔在了脚下。就是没有见到Boyang呢……有点失望啊。


金博洋还在继续跟在大小姐的身边。

金博洋拿着一杯香槟继续跟在大小姐的身边。

金博洋拿着一杯香槟继续无奈的跟在大小姐的身边。

怎么她们聊了那么久都不累的!

看着那几个蹬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还能若无其事的聊着天的小女生们,金博洋对此真的是有十二万分的敬意了。

以后再也不嘲笑静姐是为了显得自己没有那么矮才穿那么高的高跟鞋了,毕竟静姐为了显得自己没有那么矮也不容易啊。

还在百般无赖的看着她们,金博洋的眼神在扫过某处之后突然一凛。

刚刚有一个自己在名单上面没有见过的人走了过去。










金博洋为了这一次行动真的是做足了功课,把所有仆人,工作人员,以及到来宾客的所有样貌都记住了。

“所以让你跟在大小姐的身边才安全啊,谁让你记忆力好呢?”韩聪拍了拍金博洋的肩。

所以自己穿女装都是因为自己记忆力好的锅喽!

啥时候了怎么自己还在想这个!金博洋简直想要把自己的脑袋挖出来看看自己的脑回路是有多清奇了。看到男人行走的方向刚刚好是自己这一边,金博洋突然心生一计。








“哇呀!”羽生他向这一边走来只是因为想再看看那个可爱的女孩子,结果自己还没有走近呢,那个女孩子就又在自己的面前摔了一跤。

这个女孩怎么那么可爱啊。羽生简直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嘴角的弧度了。看到附近有几个男人好像要走上前去,羽生加快了脚步。

“你没事吧?”噢耶!自己真是棒棒的!就知道你这个人不禁撩哈哈哈!刚刚那个小姐姐绝对是个意外,自己穿女装其实还是有魅力在的!脸朝下的金博洋内心特别得意。

“没,没事。”金博洋向来都知道自己的长处在哪,一抬头就露出了一个萌度爆表的微笑,还不忘露出小虎牙来加分。

虽然他觉得自己笑的那是一个魅惑众生。

“しまった,スーパーがかわいい”①羽生默默的想到。

这个女孩真的是超级可爱啊……好想把她给拐了……等等自己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我的脚好像崴了一下,能摆脱先生把我扶到花园那里去吗?”哼!看到了没人的地方爷我不neng死你!害我穿女装的混蛋!不过这人挺帅……金博洋的内心已经磨刀霍霍了。

花园?没有人的地方?这是在对我暗示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吗?!反正自己完成了任务了,要不就放松一下?今天没有见到Boyang Jin对于羽生的打击其实挺大,在get到女孩的点(自以为)后立刻欣喜的答应了人家。

随后,羽生扶着金博洋向花园走去。








“还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小姐。”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沉闷的有些诡异,羽生以为是女孩子家比较害羞,所以选择了主动出击。

“啊?我?你可以叫我天天。”我是你大爷!金博洋在心里默默的想。冷静,自己一定要冷静,不能坏了大事。

天天?这个名字真可爱啊……羽生在心里无声的说着。

两个人还是没有get到对方的点。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两人在穿过长长的走廊之后,终于到了目的地。

“终于到了……我的腿呜呜呜……”这是此刻金博洋的内心。

“终于到了……我的尴尬癌……”这是此刻羽生的内心。不过为了抱得美人归(?),自己拼了!

“天天,还需要我干什么吗?”羽生想到自己师兄曾经说过的“男人应该主动一点才能夺取先机”,决定自己主动出手。

羽生啊,你身为R国人的矜持呢?

“干什么……那就让我干掉你吧!”金博洋突然暴起,一掌就往羽生的颈出劈去。






?!

多亏了羽生在多年磨炼出来的强大反应能力,在金博洋暴起的那一刻羽生就已经发觉了面前人的意图,立马抬起手来格挡。

“哼!”金博洋嗤笑了一下,手掌在即将与羽生手臂碰撞之际倏的一软。

什么!羽生看着金博洋的手臂突然间像没了骨头一样缠了上来,瞬间就卸去了自己刚刚那一臂的力道。

看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羽生面容不变,身体忽然往后一退,意图与金博洋拉开距离。

“切!以为拉开距离就可以了吗?没门!这个账你必须得给我还了!”金博洋看到羽生退后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一跃上前就与羽生搏斗起来。

好快!

眼前人的身形真的是像鬼魅一样飘忽,而且很难预判他的下一步走向。羽生与金博洋缠斗时在脑中想到。

这个人好厉害啊!竟然把自己的招数给全拆了!金博洋也在暗暗心惊。

算了,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先拉开距离再说。

在又结束了一轮对招之后,金博洋突然主动拉开了距离往后跑去,一边跑还一边踢掉了自己脚上的小靴子。

随后,金博洋退后到了一颗树前,在地上突然那向上一跃,就势踩上了树的主干后,金博洋在空中以一个匪夷所思的姿势转了一个圈,顺利的抓住了树的一条粗壮的枝干,随后往上一跳。

但在羽生的眼里,面前人的动作与那个夜晚上的那人渐渐重合。

没想到一个意外遇见的女孩竟然还和Boyang Jin有关系,自己还真是太幸运了。

“天天,你到底是谁?”羽生脱了西装外套后,把衣服人扔在了地上。

“我是谁?我是你大爷!”金博洋不想放过一个能够使面前人尴尬的机会,嘴跟装了机关枪一样一句话就往那人身上甩。

“Boyang Jin和你是什么关系?”羽生不理他的恶语相向,又抛出了自己的下一个问题。

“哼!不认识!而且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金博洋回敬了一句。

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穿过女装……看来这个人是一定不能留了!

“本来看天天那么可爱不想动粗的……”羽生喃喃了一句,但是随后就抬起了头来,眼神坚定的看着还在树上警惕的看着自己的金博洋。

“但是我真的很想再见一次Boyang……所以抱歉了!”羽生说完后,就往金博洋所在的地方掠去!

谁啊你大哥!老子根本就没有见过你!金博洋的内心疯狂吐槽着,难道是自己哪个不知名的小迷弟?








我去,这个人好快!合着刚刚他就没有动真格?!金博洋一脸震惊的看着快速靠近的羽生,对危险的判别让他认定面前的绝对是一个可怕的人,搞不好是自己的仇家?这是来杀自己的吧!怎么那么凶残!

羽生快速翻上了树后,便与金博洋缠斗起来。

嘶!这家伙力气好大啊!金博洋感觉自己有点招架不住了,这人看着清秀到不行,整一个奶油小生一样,怎么打架这么凶残!偏偏还要在自己耳边一直说着什么,一股股热气搞得金博洋的耳边直起疙瘩。

“天天告诉我之后,这一切就都能结束了哦。”

“别扯了!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唉,好吧。是天天你逼我的。”羽生叹了一口气。

突然间金博洋感觉一只手在自己腰侧痒痒肉的地方摸了一下,从小到大都怕痒的金博洋顿时腰间一软。

可是这里是树上,金博洋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自己从树上坠落。

一只手抓住了金博洋的脚。

“天天不告诉我的话,我就要松手了哦。”这种把东西掌握在手里的感觉太令人满足,羽生不禁微笑了起来。女孩的脚意外的比较小巧,在手上盈盈一握,皮肤凉凉的意外舒服。










桶姐,聪哥,江哥,对不起,看来这一次你们老铁我要栽在这个人手里了。

看着女孩一脸绝望的表情,羽生难得感受到了一丝丝愧疚感,所以又出声对女孩说。

“我曾经见过Boyang的身手,和您今天跃上树的那个动作一模一样,我不信您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想见一次他。”

那么有诚意的吗?搞得好像自己是一个坏人了……金博洋在空中晃了一下,对羽生试探性的问到:“你,你能不能先把我拉上去?之后我就告诉你,真的。”看着羽生还带着怀疑的眼神,自己又加了一句:“我恐高。”

对不起了这位大哥,看着你虽然可怜,但是自己真的没有在陌生人面前承认自己穿女装的勇气。金博洋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先把人给稳住,等自己跳上去了立马跑路!

“好!”听人家女孩那么说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羽生毫不犹豫的把金博洋拉了上来。




结果羽生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还一脸可怜的女孩在被自己拉上来后立马转头就逃。

“你骗我。”羽生最恨的就是没有诚信的人,在任何时候一个错误的情报都有可能使自己丧命,而羽生讨厌这种性命被别人抓在手中的感觉。羽生上前双手一伸就捞住了女孩的腰肢,然后一个用力,硬生生的把人带到了自己的怀里。

大哥……要不要那么给力啊……金博洋感觉自己这么折腾一个晚上真的要废了,幸好自己穿裙子的时候担心走光所以穿了安全裤,不然自己就“晚节不保”了。

“天天,做一个乖女孩不好吗?”羽生感觉自己的耐心真的要被耗光了。出来没有想过女性原来是那么难搞的一个物种,自己的性取向还真是帮了自己省了很多麻烦。


“嗯?”羽生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对。

之前自己为了控制住女孩的双手,选择双手从女孩的身后穿过去锁住女孩。双手不可避免的会碰到什么私密部位,但是感觉女孩对此好像没有任何反应。

而且……虽然那么说很失礼,但是女孩子的胸再平,也不会什么都没有吧?

有哪里会有女孩子力气那么大的?

这么思考过后,再这么迟钝羽生现在也反应过来了。

自己怀里搂着的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女性。

再联想到这人刚刚的一系列反应,羽生突然低低的笑出了声。








金博洋还在思考着自己的逃跑大计呢,突然后面搂着自己的人就开始笑了起来,吓了金博洋一大跳。自己的脑袋刚刚好贴着身后男人的胸腔,胸腔的所有起伏和声音都透过男人的身体传到了金博洋的耳内。

还有那人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的心跳。

这又怎么了?给自己气坏脑子了吗?金博洋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结果只感觉到男人突然凑到自己的耳边,对自己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让金博洋当场愣住了。

“我说,穿女装就那么让你觉得不好意思吗?”羽生看着怀里的人因为自己的在耳边说话而变得通红的耳垂和突然间变得僵硬的身体,不由得又笑出了声,怎么这个孩子那么可爱啊。原来火气那么大是因为害羞吗?

“这种东西多穿几次就好了,不是吗?”羽生实在是太激动了,自己一直在找的那个人原来一直在自己的面前,还打扮的那么可爱,实在是让人忍不住狠狠的欺负一把。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完了,这怎么听着好像是认出我是谁的感觉了啊!

别慌,金博洋,你伪装的那么成功,连你老铁都夸你比女生还漂亮了,他不可能识破的!!

金博洋可能是忘记在自己出发时隋文静在自己身后说的那句话了。

“天儿除了没有胸和肌肉太硬不像女生之外,真的是和一般女生没有区别了。”




嘶!什么东西!感觉自己脖间一痛的金博洋迅速回过了神。

“我去!你为什么咬我!你属老虎的吗牙齿那么尖!”金博洋愤怒了,士可杀不可辱,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属什么?什么属什么?”来自R国的羽生听不懂C国人金博洋的话。“咬你是因为天天你分心了,没有听到我说的话。”羽生理直气壮的和金博洋诉控到。

“你不是C国人?”这会轮到金博洋惊讶了。不是C国人这中文还能那么溜?

“天天让我亲一口我就告诉你!”小孩真的是奶奶的香香的,脖子那一片露出来的肌肤实在是特别吸引人的眼球,看着就想在上面咬一口,刚刚自己也确实这么做了。

本来自己只是想再见识一下Boyang Jin的身手,没想到还能撞着这人穿着女装出任务,小孩原来还是那么可爱的一个人……

羽生感觉自己的心跳变得急促了起来。

“亲?亲,你有病吧!”金博洋被吓到了,原来这个男人是一个色狼吗?专门来这里勾搭小女生的!

“对啊,我有病哦,天天才知道吗?”羽生的抖S性格又上线了,忍不住想要调戏小孩一把。

“我啊,特别喜欢那些长得可爱的男孩,每次一看到他们,我就特别想对他们这样……”羽生一手抓住了金博洋的双手,一手顺着金博洋的肩部缓缓滑下。

“这样……”手从肩部慢慢滑落,激起小孩一阵颤抖。

“这样。”手顺着腰部继续滑下,落在了小孩的臀部。

妈妈……这里有变态……金博洋这下真的不敢动了,明知道在那人单手捉住自己的时候更容易逃脱,可是自己还是不敢逃。

所以也没有注意到羽生话里的不对。


“天天喜欢这样吗?”羽生还在逗弄着金博洋。

让他没想到的是,小孩会突然哭了起来。

“……呜呜呜……我还没有见过我的偶像……我还没有和他说我喜欢他……我还没有得到我偶像的亲笔签名……我……”金博洋终于承受不住羽生的恶意折磨,眼睛一红就哭了出来。

金博洋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即使是在自己选择当一个佣兵以后,身边也有隋文静他们护着自己,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以后没脸见偶像了……”小孩还在哭着。

“你的偶像?是谁?”羽生听到小孩变得抽抽噎噎的语气之后就开始心疼了,但在听到小孩竟然有了偶像之后,内心突然一阵不爽。

“我的偶像是最厉害的!你肯定打不过他!”小孩还在说着。

“哦?是吗?”羽生内心不屑的想,在佣兵界还真找不出比自己厉害的了,小孩的偶像自己还真的想去会一会。

“哼!我的偶像是最强佣兵羽生结弦!你怎么可能打得过他!”金博洋不服气的反驳道。




“噗嗤!哈哈哈哈哈!”羽生在听到小孩的话后,不禁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我说的是实话!”自己的偶像受到了挑衅,作为迷弟的金博洋第一个不服。不管自己还被羽生制住双手,就开始激烈的挣扎起来。

“好了好了,别动,现在还在树上,你想我们都掉下去吗?”羽生赶紧制止了小孩。

听到这句话之后,小孩真的乖乖不动了。

这个孩子……真的是超级可爱啊。

“Boyang,你知道我是谁吗?”羽生放开了金博洋的双手,把小孩转了过来,拿出手绢帮金博洋细细的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而金博洋被羽生嘴里的称呼惊到了,根本没时间管羽生想要干什么。

“哈哈哈!”看着小孩傻乎乎的表情,羽生觉得自己简直是控制不住自己要把人扣在怀里狠狠亲住的可怕想法。

“那你是谁啊?”哭过之后的声音奶奶的软软的,还带有些许鼻音,简直是可爱到不行。

“我的名字是Yuzuru Hanyu,中文名字是羽生结弦。”看着瞬间石化了的小孩,羽生又笑眯眯的加了一句。

“就是你说过的那个要见一次要对他说‘我喜欢你’还要亲笔签名的那个人哦。”

什么鬼?金博洋惊呆了,还有这种操作的吗?自己的偶像明明是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的一表人才,怎么会是这个色狼?!

“我现在退粉还来得及吗……”

“???”

————————————END——————————

注解部分的解释:

①:糟糕,真的是好可爱啊。

*不要问我这个和劳动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

评论(3)

热度(99)

  1. 苏越笙忘PETERSBURG 转载了此文字
    额……羞耻度爆表…… 应该不会有后续……了? 谢谢皮特帮我弄了那么久!这里再次谢谢你!笔芯! P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