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笙忘

萌cp啥的开心就好,不要想太多有的没的哈哈哈!

bo叔的“三防”

* @百喜 祝喜儿大漂亮生日快乐!

*喜儿的生贺文 ,也是喜儿的点梗,昨天码着码着就睡着了,不能赶上真的很抱歉!

*超级谢谢雪夜的! @夏风念君 给了我那么多的题材哈哈哈!雪夜爱你mua!

*天天的蟋蟀谷日常,可能有点现实向错误出现fufufu(就算有很多人和我说过他们这些天都干了啥但是还是有点懵QAQ

*这是一个“震惊!羽生选手在冰演时偷跑回蟋蟀所为哪般?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的时间线和脑洞……

*请假装他们说的都是英文(:з」∠)_

*请勿上升真人靴靴,上升的祝你那边天天34℃。

准备好了?那么,走你!


风和日丽的一个早上,奥兹摸着自己那发量日渐感人的头顶,把目光投向了面前被自己叫过来的那人。

“车车啊。”奥兹笑的一脸慈祥。

奥兹带徒有“三防”,一防自己的大徒弟去整天撩妹,二防自己二徒弟日常作死,三防这两个徒弟联合起来教坏自己的三徒弟。这些东西被奥兹奉为至宝,成为了奥兹教导徒弟的纲领性理论。

虽然自己的发际线并没有因此而减弱自己往后退的趋势,但是现在大徒弟终于退役,三条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变成了两条,而自己新订的生发素也刚刚到了货,奥兹感觉自己的人生越来越美好了。

结果自己还没有松几口气呢,就又是天降一个大锅。

“老师……”车俊焕有点搞不懂恩师的目的。最近蟋蟀的大家都有点忙:大师兄费尔德南兹宣布退役,二师兄羽生结弦为了自己的冰演更是忙的脚不沾地。自己也是刚刚结束了冰演从韩国飞了回来不久,还没有歇上几天呢这就被奥兹叫了过来。看着面前奥兹那和善的微笑,车俊焕感觉很累,感觉自己很想哭。

“其实……就是……”奥兹有点犹豫。

“老师您有什么就说吧我好累好想休息QAQ。”

“额……就是……车车你这次冰演感觉自己怎么样啊?”奥兹犹豫再三后觉得自己还是说不出口。

车俊焕转身就走。

“诶!给我回来!你怎么也变得和你两个师兄一个样了!”奥兹看着背影决绝的车俊焕,车车你这样阿爸很伤心!

“老师这次冰演明明您是监制我的表现难道您还不知道吗?”车俊焕面无表情,阻止自己去和床相亲相爱的都是自己的敌人,就算是老师也一样。

“好吧好吧,阿爸……啊不老师知道你这次表现很棒了哈哈哈,不错不错……喂憋走啊!我说!”奥兹看着车俊焕这次真的要走了,连忙把人给又叫了回来。

“来来来,车车你过来点。”奥兹向满脸不情愿的车俊焕招了招手,示意他再靠近一点。

“我给你看点东西。”奥兹打开了手机。

之后的车俊焕表示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刚刚那些是什么?车俊焕恍惚的回想,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二师兄羽生结弦和自己这次冰演认识的好朋友金博洋的……恋爱向脑补文?柚天?那是什么?还有结婚生子……

“说实话,刚刚知道这些的时候,我的表情和你一样。”奥兹拍了拍徒弟的肩,自己的徒弟现在一脸生无可恋。

“老师……这个毕竟只是一种叫“腐女”的生物的脑补而已,可以不用当真的。”在恍惚过后,车俊焕很乐观的想着。

“呵呵,是吗?”奥兹看着自己的小徒弟,虽然很不想污染这块净土,但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奥兹毅然决然的打开了手机里面的另外一个文件夹。

接着车俊焕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

“难道羽生师兄喜欢博洋选手?还在很久之前就喜欢上了?!”车俊焕抓狂了,在奥兹给的那些交集视频里面,自己平时高贵冷艳的二师兄简直就像孔雀开屏一样招摇的在博洋的身边晃来晃去,说师兄对金博洋没什么想法,他倒不相信了。

“大概是的……”奥兹痛心疾首,本来以为自己的弟子没有和自己一样走上那条艰难的路,结果现在看来真的是自己太天真。

“这个也没事啊,毕竟博洋选手还在中国呢,两人见面的机会不多的。”车俊焕还是很乐观。

奥兹沉默的向车俊焕出示了一份文件。

“……”看过文件之后的车俊焕面无表情。你们中国人就那么喜欢把白菜送到猪的面前去让人家拱吗?猪队友啊这是!

“所以现在你知道我的目的了……给我拦住你二师兄,别让他有对博洋干什么的机会!”奥兹神色激动,不能让他砸了俱乐部的招牌!

“师兄不是要冰演吗?博洋选手来也没事啊哈哈哈。”车俊焕依旧乐观。

然后奥兹又点开了手机,给车俊焕看了一条信息。

“听说博洋要来蟋蟀了?!我马上回来啊啊啊啊啊啊!”——Yuzuru Hanyu.

这个世界上乐观的孩子真的不多了,现在因为你又少了一个啊羽生。看着已经绝望得倒在地上的车俊焕,奥兹想到。

“绝对要阻止师兄!不能让他对博洋选手干什么糟糕的事!”在地上缓过来后,爬起来的车俊焕激动的喊到。自己真的特别喜欢这个在冰演上认识的,脸上总是带着开朗笑容的小虎牙前辈,就算是师兄也不能欺负博洋前辈!

“好!车车我们一起努力!”奥兹特别感动,自己还有一个可以省心的徒弟真的是太好了!

“那我们就这样,这样……”

两个星期后。

“博洋在门口了?对不对对不对!”

“师兄你冷静……”

“车车和我一起出去吧!”

“师兄冷静……”

“我明明很冷静好吗?”

不……你没有……

诶,真的是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被拖着往外走的车俊焕非常无奈。

最近几天羽生都是处于一种特别亢奋的状态,天天都在车俊焕的耳朵边念唠着金博洋的事情,搞得车俊焕简直要神经衰弱了,连睡觉的时候脑子里都还是回响着“博洋博洋”的。

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自己的二师兄这么能作呢?

“博洋!!!!”一直拽着自己的手突然一松,车俊焕差点摔倒。

“Welcome!”羽生往门外站立着的身影扑了过去,最后成功的搂住了对方。

如果不是不知道自己师兄的那些企图的话,这个属于偶像和迷弟之间的拥抱还真是看着让人感动。

“一定要留意你的二师兄,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作妖!”奥兹的话至今还回荡在车俊焕的耳边。

“Thanks,Yuzuru.”金博洋看着自己的偶像那么热情,也伸出手回抱了羽生。

等等!师兄你的手在干什么?!

车俊焕一脸震惊的看着羽生原本放在金博洋肩部的手缓缓下滑,一路沿着腰部,最后向金博洋的臀部滑去……

喂喂喂博洋的教练还在后面看着呢师兄!

“欢迎你博洋!我也要抱抱!”车俊焕被逼无奈之下只好赶鸭子上了,于是张开了双手,向金博洋扑去。

“谢谢你,车车。”不明真相的金博洋还是松开了抱住羽生的手,转身抱住了扑去的车俊焕。

呼,吓死我了,被抱住的车俊焕松了一口气。

车俊焕一边透过金博洋肩处看见来自金博洋教练的慈爱微笑,一边感受着后面略带幽怨和杀气的视线,突然觉得最近可能会不太平了。

没事,起码我拯救了老师今天份的发际线。车俊焕这样安慰自己。

最近蟋蟀谷还真是事儿多。

退役的费尔德南兹突然又回来了俱乐部,说是想这里,所以回来看看。

“我看你只是想念这里的女生吧费尔。”奥兹面无表情。

“老师你不能这么揭穿我啊这样怪不好意思的……”费尔德南兹羞涩的挠了挠头。

“回来了也好,知道你师弟的事了吧?给我阻止他,你爱留多久都可以。”

“羽生?他的事原来你们都不知道吗?我还以为是老师你默许的哈哈哈!”结果自己大弟子的一句话让奥兹恨不得喷出一口老血。

“我没有默许过!算了,这个忙你帮不帮?”奥兹累觉无爱,只想快点结束。

“当然!既然老师你不允许的话那我就要出手了哈哈哈!以前他们撒狗粮的时候我可吃了不少……”费尔德南兹蠢蠢欲动。

“所以我准备这样,这样……”

第二天。

“Hey!博洋”费尔德南兹找到了正在认真练习的小孩,不出所料自己的二师弟果然也在附近。

羽生因为脚的问题被奥兹严令不准上冰,现在只能在一旁看着过过眼瘾。

不过对于羽生来说这样正好。

“博洋的跳跃好棒啊!”看到小孩完美落冰之后羽生立马鼓起掌来,不出所料小孩的脸果然变得通红。

看着还有进一步调戏人家意向的师弟,费尔连忙阻止了他:“博洋今天晚上要来看电影吗?我刚刚找到的新资源哦!听别人说这部电影特别棒!”

不出意外的,费尔看见金博洋的眼睛突然一亮。

“那我也……”看着小孩动心的表情,羽生察觉到了什么也准备跟上。

“羽生你不是不喜欢看电影的吗?”费尔抓着羽生还没有开口的时间连忙说到。

“是,是啊……”看着小孩的表情从疑惑到不好意思到感激,羽生就知道小孩肯定想到什么“偶像为了陪自己而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好感动啊”这样的东西,现在说什么小孩可能都会以为自己在迁就他了。

师兄吗?羽生眯了眯眼。

“走吧走吧博洋。”费尔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寒气。

结果让羽生意外的是,晚上的时候小孩竟然来敲了他的门。

“不,不好意思,我好像找错房间了……我本来是想找车车的。”小孩拿着枕头,脸上一副抱歉的神色。这样分明就是想去找其他人,难道是和师兄一起看恐怖电影?还被被吓到了?所以准备找别人一起睡?看着小孩脸上残留的惊慌,羽生突然就起了坏心思。

“博洋怎么了?”羽生轻柔的问着金博洋。

“我和费师兄看电影……可是他没有告诉我那个是恐怖素材的……好可怕啊QAQ”金博洋欲哭无泪,自己实在是被吓到不行了,所以才打了个电话给车俊焕准备去人家的房间和人家睡一宿,对方也特别痛快的答应了,结果自己敲错了门……

“没事的博洋!我不介意和你一起睡的!”趁着小孩没有反应过来,羽生一把拉住小孩进了自己的房间。

“可,可是……我和车车已经约好了……”金博洋还是有点犹豫。

“嘘……博洋我偷偷告诉你哦,其实在我们俱乐部内部流传着一个故事,新人如果在晚上乱跑的话……”羽生压低了声音的对小孩说。

听完了羽生胡扯出来的故事后,金博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我,不好意思麻烦了!”被羽生的话语吓住了的金博洋连忙扑到了床上,生怕羽生把自己赶出去。

“那么就晚安了哦!博洋!”然后羽生熄了灯。

同床异梦。

睡在床一边的羽生:我和博洋这样算不算“同床共枕”了?四舍五入就是在一起了啊哈哈哈!

窝在床一边的金博洋:以后再也不看恐怖片了好恐怖啊。QwQ

不过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另外一边。

车俊焕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等着金博洋,时不时的看一看墙上的挂钟。

啊……怎么博洋还没有来?

之后。

“不!师傅!你不能让我走!再给我一次机会啊啊啊!”费尔看着面前一脸冷漠的奥兹,恨不得三指发誓以证清白。

“我真的不知道博洋原来对蟋蟀还不熟悉,去找车车还能找错人,还是那么凑巧的敲了羽生的门!”

“我简直是中邪了才会相信你可以通过看电影来留住博洋,减少他们碰面的机会……结果你还给人家看恐怖片……还把人家吓得直接去找了其他人……还敲错了门把人给送到羽生面前了……”原本是要阻止他们在一起,结果还阴差阳错把两个人带得更近了。

看着远处两个嬉戏打闹的身影,奥兹摸了摸自己的头,转身看着费尔德南兹。

“这件事先放一放,你先去帮我一个忙。”奥兹对费尔说。

“嗯?老师还有什么其他的指示吗?这次保证完成任务!”费尔立马严肃站直。

“你帮我去找找你们那边有没有什么好用的生发素……我感觉自己要秃了现在……”

最后。

“老师……”车俊焕真的要哭了,羽生师兄简直是仗着自己每天有大把的空闲时间,一有空就跑去撩博洋。自己为了拦住他,现在真的恨不得24小时都跟在金博洋的身边。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革命尚未成功……我们还要努力啊车车。”奥兹拿着费尔托人从西班牙那边带来的生发素,心情终于好了一点。

“先让为师去试试你大师兄让人带过来的这瓶生发素,我们再从长计议。”

奥兹教徒有“三防”:一防自己的大徒弟去整天撩妹,二防自己二徒弟日常作死,三防这两个徒弟联合起来教坏自己的三徒弟。这些东西被奥兹奉为至宝,成为了奥兹教导徒弟的纲领性理论。

在大徒弟退役过后,奥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把“三防”变成“二防”。

但是……看着自己退役的大徒弟正站在不远处撩妹,远处自己的二徒弟还在追着自己新收的四徒弟满世界乱跑。奥兹终于接受了现实,悲伤的把自己的“三防”又加上了一条。

第四条:不能让二徒弟接近四徒弟。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的大徒弟和三徒弟这次都站在我这一边?奥兹苦中作乐的想。

啊……这次的生发素好像还是不行。

————————·END—————————

*没有赶上真的很抱歉QAQ

*说好的日常,感觉自己跑题跑的厉害(✘_✘)

*感觉自己通篇逻辑死……写的好烂啊,希望喜儿你不要介意(:з」∠)_

评论(28)

热度(225)